逆转空川

懒,偶尔写写文,摸摸鱼……坑多且冷,JOJO钻A BLEACH新撰组异闻录SLAM DUNK剑风传奇猎人小排球十二国记

【半醒半梦】京浮

*京乐春水×浮竹十四郎

*时间线为虚圈篇之后



浮竹十四郎是被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唤醒的,他有点迷糊地眨了眨眼睛,鼻间萦绕着淡淡的花香。

他撑起上半身,捋了捋有些杂乱的白色长发,长长地舒了口气。

——哎呀,居然睡到这个时候了。

这时,门外隐约传来了一阵不自然的杂音,浮竹偏过头仔细地听了一会儿,接着站起身,轻手轻脚地撩起竹帘,然后毫无预兆地拉开了纸门——

“哎哟!”“队长?!”

浮竹一脸无奈地看着他的两位副官,个子小小的女孩趴在另外一个人的背上,一边敲着对方的脑袋一边大叫着:

    “看吧,就是因为你说话声音太大了才把队长吵醒的!”

“我说……”

“你说啥!明明是你这小丫头一直在啰嗦个不停!”

“那个,仙太郎,清音。”

被叫到的两人齐齐转过头来看着自家队长,全无刚才吵嘴时的幼稚模样。

浮竹露出他一贯温和的笑容,开口道:“抱歉我起晚了,不可以吵架哦。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听到他这样说,两人皆是一愣,清音立刻跳起来,有些语无伦次地说:“不、不是队长的错啊!真要说是我们两个不忍心叫醒队长的错!”

仙太郎也不甘落后地附和道:“就、就是啊,再说队长也上了年纪,偶尔还是会睡睡懒觉什么的……”

“……”

“是……是吗……”浮竹觉得有点小受伤。

“仙太郎你这个蠢货!怎么可以说队长老呢!”

“诶?!我不是那个意思啦……”

春天到了。

浮竹简单地洗漱完毕,随意地坐在木制走廊边,欣赏着他精心打理的庭院。十三番队的两位三席也跪坐在一边,一如既往地陪伴着他。

“队长,来吃点心吧,这是饱含在下心意的……”

“我也有出力哦队长!”

“呣呣呣……”

眼看着两人又要争起来了,浮竹连忙拈起一块糕点塞进嘴里:“唔唔很好次哦……唔咳!”

“队长——!”

两人登时吓得变了脸色,手忙脚乱地端来茶水。仙太郎抹了把汗:“呼……队长你不用这么着急啦……”

“哈哈哈,抱歉抱歉。”

“啊咧——一大清早就这么热闹啊。”

一道慵懒而熟悉的声音插了进来,三个人往来源看去,首先入目的就是那独一无二的花色大氅。

“京乐。”浮竹的声音带了点惊喜,虽然两人已经是好几百年的交情了,但每次京乐来探望自己,内心依旧会感到一阵阵的喜悦。

“哟。”对方懒懒地朝自己挥挥手,又举起左手——

“京乐……一大早就喝酒啊?”浮竹无奈地看着友人笑嘻嘻地晃着手中的酒壶,慢悠悠地晃到自己身边坐下。

“京乐队长,早上好!”

“哦!早上好呀。”

八番队副队长轻轻瞪了一眼自家不成形的队长,转过头来就换上一副温和的笑脸了,她提了提手中的纸盒,向浮竹问了好。

“这个其实是女协的大家一起制作的春日祭点心,虽然有点不像样子……不过味道还是很不错的!”伊势七绪有点不好意思地扶了扶眼镜。

“噢噢——”浮竹发出赞叹的声音,心想毕竟是春天到了呢,护庭十三番队的活动也逐渐多了起来,可惜自己身体不好,很多活动都没法参加。“伊势你也参加了啊,那我们一定要好好尝一尝咯。”

“诶,哪里……”

“是哟是哟,小七绪可是很认真地练习了烹饪的,对吧?”

伊势红着脸瞪了一眼自家队长:“队长,莫非你在监视我吗?”

京乐闻言夸张地举起双手:“怎么这么说呢,副队长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我怎么能不好好关注呢?”

“队长!”

早已习惯了这两位的相处模式,几个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在这个时候,他们之间大概是无所谓什么上下级关系的,更像是一群多年的老朋友。

“来来,浮竹你也喝一点嘛。”京乐摘下蓑笠放在一边,往两个精致的小酒杯里斟酒,模样甚是悠哉。

倒是被邀酒的人有点惊讶,浮竹摆了摆手,说:“我还是算了吧……”

伊势也严肃地说道:“就是啊,浮竹队长身体不是很好,还是不宜饮酒吧。”

“诶~”京乐有点失望地看看两人,“不过这个是自家酿的梅酒噢,稍微喝一点对身体反而有好处吧,小七绪你给我作证啦……”

“就是因为是自家酿的才不放心吧……!”伊势努力压低自己的声音,有时候真的不知道队长在想什么呐。

“唔……既然是京乐特制,那我就不能推辞了呢。”

“诶!?”清音和仙太郎震惊地看着他,浮竹爽朗地挠挠头,笑道:“我可是队长噢,才不会被区区一杯酒打倒。”

“没错没错。”

“队长你不要说话。”京乐感受到来自背后的眼刀,不禁抖了抖。

浮竹撸起衣袖,豪迈地举起酒杯,“好嘞——”



浮竹。

不时有红色的鲤鱼跃出水面,又噗通一声坠入清澈见底的池中,有春风拂过,竹林深处穿来沙沙的旋律,让人徒生倦意。

“浮竹——”

“嗯?”

低沉磁性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浮竹略微歪了歪头,在视角的左上方出现了挚友的脸。

“京乐?”

“是我哦。”

对着那张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脸看了十几秒,浮竹惊呼一声坐直了,“难道……我又睡着了?”

“哈……”京乐用没拿酒杯的那只手挠了挠脑袋,“我以为你在出神呢。”他哈哈大笑两声,又抿了口酒,低低地说:“不过我的肩膀你想枕多久都可以哦。”

浮竹愣了一下,不过也早已习惯这个人的说话方式了,“是吗,那我会遭人记恨的,所以还是不要了。”

“诶,被谁?”

“唔,被谁呢,谁知道……”

“哎呀呀,浮竹你也学坏了。”

浮竹看了看四周,发现庭院里只剩他们两个人,便问:“其他人呢?”

“说是十番队在后山举办宴席呢,也欢迎别的队参加哦。”

“哦……”这倒是有点令人惊讶,“日番谷队长他居然会同意办宴会啊。”

京乐仿佛料到他会这么问了,笑着说:“毕竟刚刚告别那段灰暗的日子,瀞灵庭的修复工作也完成的差不多了,大家都需要好好放松一下吧?日番谷队长虽然年纪不大,还是考虑了很多啊。”

“是啊,他也经历了很多……对于身在队长位置的他来说,偶尔让自己内心的弦放松一下也很必要啊。”

“那,要不要去看看?啊,你觉得累了的话就休息一下……”

“不需要。”浮竹一扭头,“都说了我没那么虚弱了,堂堂队长怎么能天天窝在房间里,也要和队员们多接触啊……”

“是是是……”京乐看着一脸认真的友人,眼中的温柔更浓了。

——你就是这一点可爱啊。

“你要是走不动我可以背你哦~”

“京乐!”

“啊,说起来,是那个吧……”

“嗯?你在说什么?”

“春困。”

“春困……吗,是吗。”

两人慢悠悠地在山路上走着,春日的阳光足够明媚,却不猛烈,洒在身上也是温和的,两旁翠绿的树叶仿佛都镀上了一层金泽。

后山很广,隐隐约约有音乐和人的说笑声从不远处传来,两人相视一眼,继续向小山包走去。

“唔。”一阵风猛地吹来,浮竹差点被自己的头发迷住眼睛,“没想到山上风还挺大的……”

见他有点狼狈的样子,京乐也走过来帮他整理头发,他一边将浮竹的长发拢成一束,一边嘟囔道:“你以前那样扎起来也挺不错的嘛。”

“确实有时候会方便一些……”

“不过听说总是扎头发会秃顶哦。”

“是吗?!”

“呜哇,又刮风了……”

京乐半真半假地抱怨道,一边把自己的大氅披在浮竹身上,“你要是感冒了挨骂可是我哦,说不定山老头都会生气呢。”

“京乐?!”浮竹白皙的脸上透出一抹赧色,他左右看看并没有人在,连忙把大氅又脱了下来,“你做什么啊……被队员们看到怎么办?再说这种花里胡哨的衣服也不称我……”

“你还在意这个啊?”京乐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大家都知道我们关系好吧。”

看到对方的表情,浮竹一时也说不出话来,但是他可是从来没穿过这么……这么花哨的衣服……

“你啊。”

京乐压了压帽檐,放缓声音道:“偶尔尝试一下鲜艳的东西也不坏吧,而且能自己看起来更精神些。”

“是这样吗……”浮竹有些困扰地看着他,而对方回以一个笃定的笑容。

“比如说樱花吗?”他看看四周,西山的樱花是除了名的美,就连贵族都会在春天到此游玩赏樱。

京乐闻言目光一敛,意外地没有接话。

“怎么了?”

“哎呀!突然觉得花也不是最好的呐……”京乐把双手枕在脑后,自顾自地往前走去了。

浮竹无奈地笑起来:“什么呀,突然说这种话。”

“花……虽然美丽,但很快就会凋谢吧,不适合你。”

浮竹脚步短暂地一滞,两人难得都没说话。

“不过——”

“嗯?”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走神,却已经被对方得手了。京乐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枝短短的海棠,刚好能簪在耳边,艳红称着雪白甚是夺目。

浮竹则是看到对方拖着下巴咂舌的模样才反应过来,“京乐——!”

“哎呀,京乐队长?浮竹队长?”

浮竹只觉得自己老脸一红,居然在这种时候遇到熟人吗……

而罪魁祸首却坦荡荡地跟对方寒暄了起来:“这不是松本副队长吗?好久不见。”

松本乱菊大概没想到他俩也会来,惊讶了几秒便热情地招呼他们过去,看她面色红润的样子怕是已经喝了不少……虽然现在才是下午。

“请往这边走。”在这两位年长的队长面前,乱菊还是保持着矜持的,不过她一边走还是一边往身后瞟。

——刚才果然……

“在想什么开心事呢?”

“哇!”

一回头就看到八番队队长笑眯眯的脸,乱菊连忙打着哈哈糊弄了过去,心里却盘算着这个月的女性死神协会八卦周刊又有新料了。

没走几步就到了宴席上,放眼看去到处都是欢歌笑语的人,虽然大家都清一色地穿着死霸服,但席间轻松的氛围却并没有受此影响。

“嚯嚯,真是热闹啊!”

“因为是面向全护庭十三队的嘛!啊,队长~这里这里~”

“又怎么了,松本……”日番谷一如既往地紧皱着眉头,虽然还是孩子的样貌,却已肩负一队领袖的重责了。

“好久不见啊,日番谷队长。”

看清楚来人后,日番谷也有些惊讶,“京乐队长和……浮竹队长,你们两位也来了啊,可惜是场不太像话的宴会……”

话未说完就被自家副队打断了,乱菊有些埋怨地说道:“队长不要这么说嘛~大家都开心不就好了。”

“我看是你最开心吧!”

“哼。”

“哈哈哈哈哈,有什么不好,瀞灵庭很久没有过这样悠闲的日子了呢。”听到京乐这样说,另外三人都有些感慨,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些许怅然的神情。

“看到你们两人都这么有精神就太好啦。”

“浮竹队长……”

“因为,人总是要向前走啊。”乱菊轻轻说出这句话,眼中透出不知是怀念还是坚定的神色。似乎是觉得气氛有些凝重了,她一合掌,提议三位队长也一起参加花牌比赛,结果自然是被日番谷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队长你真是的,自己不想玩不要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哦……再说优胜者可是能拿到神秘礼物的哦。”

“没兴趣。”日番谷嫌弃地看了看不远处闹得鸡飞狗跳的一群人,眉间的“川”字又多了一条。

“队长好无趣~”

“你好烦啊!”

“好啦好啦……”这个时候还是需要浮竹出来圆场了,“我们这些队长过去他们反而会紧张吧,我们就在一旁看看就好。”

日番谷像是松了口气一般:“两位不嫌弃的话,就留下来品尝一下十番队特制的糕点吧。”

——又是糕点啊。

内心虽然流了滴冷汗,浮竹面上还是高兴地答应下来了,不过等日番谷和松本走后,他悄悄凑到京乐耳边问:“甜点吃太多没问题吗?”

回答当然是:谁知道呢……我是没所谓啦,有酒足矣。

雨乾堂。

京乐,醒一醒。

“京乐——”

“还说我呢……”浮竹轻轻皱了皱眉,“也罢,你今天可是从早喝到晚呢。”

似乎听出了话语里的一丝责怪,京乐含糊地应了一声,从蓑笠底下偷偷打量对方的脸色。

“看什么?”浮竹端起陶瓷茶杯放在嘴边,明明阖着眼却洞察了身边的人的一切举动。京乐无声地笑了笑,又躺回了原处。

“累了就进去睡吧,喝醉酒还吹冷风会生病哦。”

“唔……可以吗?身为队长还留宿别的队舍。”

“看来伊势副队长平日的嘱咐你还是听进去了嘛。”

“啊,说起来小七绪不在诶……”

“我让她先回去了。”浮竹又往杯子里斟了些茶,“她说看在你之前有认真工作的份上今天就放你一马,还说如果你乱来的话就替她教育教育你。”说到后面他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真的假的?她这样说了啊,真让头疼呀……”

“她也是为你好哦。”

“小七绪就是太认真了。不过……也没什么不好。”

“月色真美啊。”

京乐打了个呵欠,偏过头看着身边的人,这个陪伴了他数百年岁月的人,除了他们的老师唯一懂他的人,白凉凉的月光盈盈覆在他身上,一瞬间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手指勾住了对方一束白发,默默地端详着,深邃的眼睛让人看不清底下藏了些什么。

浮竹温和地一笑,那月光登时不再冰冷了,“要休息了吗?”

“啊。”

他坐起身,就着浮竹的茶杯喝了一大口,连说好几个“真苦”。

“春天呐,真是容易犯困的季节。”

“我会再来看你的,浮竹。”

終わり



*本来只是想写甜的,毕竟813在我心目中就是会永远温馨下去,可惜还是忘不了那个结局。

*虽然【浮竹】只是姓氏,但还是觉得他就是像竹子一样坚强无畏的人(笑)

*从虐的角度想这一切其实都是京乐在某个春日做的梦罢了。所以最后那句“我会再来看你的,浮竹。”可以想成京乐在清晨对浮竹说的话,也可以是漫画最后他在墓碑前说的那句话。

*真的很不想承认那个结局……但是……813爱得太深,伤得也太深。

*竹子开花意味着衰败和死亡,但换个角度想也会带来新的生机,就像竹子牺牲自己那样。

评论(9)
热度(8)

© 逆转空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