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偶尔写写文,摸摸鱼……坑多且冷,YGO|JOJO钻A|BLEACH|新撰组异闻录|SLAM DUNK|剑风传奇|猎人|小排球|十二国记

【意外事件①】御幸→仓持⇔沢村

*cp略混乱,如标题,请注意避雷,蟹蟹

*虽然标的是第一章但是时间有点点久了我也记不清当初是想怎么写了……

*仓持二年级

*沢仓交往中,注意是沢仓啊!!

这一切都源自一个意外。



“天气开始热起来了啊,一会儿拜托经理买点防止中暑的药吧?”

“啊!小、小心!”

“什……”

纵使有着强大的反射神经,在面对如山倒的练习册时,仓持洋一霎时间也没能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即就被“哗啦啦”倒下来的练习册砸了个正着,被坚硬的书角磕到时他忍不住痛呼起来。

“危险啊!!”

“哇啊——!”

走在自己身后的人完全没法保持身体的平衡,和他手里的那一大摞书本一起向前扑了过去,结果两个人都相当惨烈地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痛……死了……”

“要、要不要去校医室……”

御幸得知消息时正在教室里想着新的训练方案,有个不认识气喘吁吁地在教室门口喊着:

“那个,棒球部的御幸同学在吗?”

“嗯?”

留在教室里的同学都转头过去,听着他说下一句:

“你们部的仓持同学……好像脚受伤了,现在在医务室,你是队长对吧?”

“诶?仓持他?”班上同学还没来得及惊讶完,御幸就已经冲出教室了,连来通知的人都被甩在了后面。

“啧,你来干什么啊?”

一口气跑到校医室,迎接自己的却是一副不爽的面孔,身为队长的御幸一时有些心碎。

“不是说脚受伤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切!只是一点扭伤罢了!”仓持这么说着,一边打算从床上下来。

“哈……等下这不是完全肿起来了吗?!”

“那个……”一直在旁边沉默着的男生开口道,“真的非常抱歉!”男生冲着他们鞠了一躬,声音里满是愧疚。

“夏天马上就要到了……还发生这种事,真的对不起!”

“好啦好啦……你也不用一个劲儿地道歉了,这也是没办法。”仓持有点尴尬地挠了挠脑袋,虽然心里已经郁闷到极点了,但对方也不是故意的,只能怪自己运气太差……

这时保健老师从隔壁房间走了进来,手里拿了一瓶大概是敷药一样的东西,“现在感觉怎么样?”

仓持小心地动了动脚,说:“比刚才……好了一点。”

“虽说现在是棒球部比较忙的时候,不过……不用我多说你也明白的吧?”保健老师看着仓持一脸烦躁的模样,又补了一句:“这种扭伤安心休息几天就会好了,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的,放心吧。”

“嗯……我知道。”

“谢谢老师!”

“每天记得按时敷药哦。”

“哈啊!倒霉死了……”

仓持在御幸的搀扶下一摇一晃地从医务室里走出来,忍不住抱怨了一声。

“所以到底是怎么搞的……你居然没躲开吗?”

“能躲开的话会是现在这样吗!你傻啊!”仓持“条件反射”地想去踢对方,结果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当时旁边还有别人……再说从后面倒下来我怎么反应得过来啊。”

“好啦你也别郁闷了,现在也只有安心养伤这一个选择吧?”御幸让仓持攀着自己的肩膀,一只手自然地环住了对方的腰,“总之先回班上吧,之后跟教练说明一下。这几天就没法做需要跑动的训练了呢。”

“啊啊啊!可恶!”

“哈哈哈,都说了冷静一点嘛。”

“你小子是在幸灾乐祸吗?!”

“怎么可能!我可是队长诶。”

“切!”

“仓持前辈——!”被这声交换震得抖了抖,仓持觉得自己后脑勺有点疼,然而转过头看到那个家伙一脸担心得要死的表情,到嘴边的狠话又咽了下去。

“吵死了!不要在那儿瞎嚷嚷。”

“仓持前辈!没事吧?脚怎么样了?”

“无视我吗?”

被沢村围着看了几圈,仓持终于忍不住抓住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好让他消停下来,“只是扭到脚踝而已!”

沢村的神情显示出他并不觉得这件事是“而已”的程度,接着他蹲了下来,想去查看仓持受伤的那只脚。

“喂……”

“沢村!你怎么还在这儿啊?”两人齐齐看向门口,队长大人已经穿戴好了捕手的装备,“你就别闹他了,还是说不想投球吗?”

听到御幸故意拖长声音的话语,沢村一跃而起,飞快地冲了出去:“谁说的!我才不要被降谷赶上呢!”

他跑了几步又折回来,神情严肃地对仓持说:“仓持前辈乖乖听话休息,不可以勉强自己哦!”

刚准备起身的仓持被他吓了一跳,火气蹭地又上来了:“少给我没大没小了,找揍吗!晚上给我等着!”

“唔噫!我这是关心……”“你要啰嗦到什么时候?快点走啦。”“我知道啦!”

“……”仓持无语地听着两人的声音逐渐远去,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下子,只能做做重训之类的了吧……

“仓持!”

御幸叫住前方艰难行走的人,小跑到他旁边,“要去冲澡?一个人可以吗?”

仓持挑了挑眉毛:“哈?扭了下脚至于连澡都没法洗吗?”

“你这不是走路都很不方便吗……而且还敷了药的吧?”

“是这样没错……”

“那我陪你一起去吧!”

“啊?”仓持有些惊讶地瞪着御幸的脸,这家伙好像除了笑嘻嘻以外没什么表情了。不过总感觉有点不怀好意……

御幸拍了拍仓持的肩膀,说:“那麻烦你等一下咯,我去换个衣服。”

“等、我没说要……”看着对方三两步跑上了楼,仓持总觉得有些微妙,这么搞得好像自己很没用一样啊?

——算了,反正以前也经常一起去澡堂,就随便他吧。

御幸握着仓持的手臂,让他注意脚底,两个人一起缓慢地挪了进去,这个时间澡堂还没有别人来,仓持暗自松了口气,自己这副样子还真挺狼狈的。

“到这边坐下吧。”

仓持扶着御幸的手臂坐了下来,把受伤的腿搭在另一只板凳上,“谢啦。”

“听你说谢……还真是怪怪的。”“哈?!”“哈哈哈哈谁让你平时都不说的啊!”“烦死了!”

“小心不要把水冲到纱布上哦。”

“你是我老妈啊?”“哈哈哈哈哈哈……”

仓持拧开花洒龙头,在心里默默地想:捕手都是这个样子啊……还真是操劳命。虽然还是有点难为情,不过有他在身边确实会方便很多。

不知道是不是独处的原因,而且是这种氛围,直到洗完两人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对话——除了吐槽了下今天搞突击测验的数学老师。

仓持抹了把脸,打算扶着墙壁站起来,没想到在光滑的地面上做这个动作如此艰难,他一边翘着腿一边绷紧了腹部、腿部的肌肉,然而可能正是因为他身体过于紧绷的缘故……

“唔啊——!”“诶?!”

仓持本以为会和瓷砖来一个亲密接触,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呼——好险。”

“好险什么啊……你的脚底抹油了吗?猎豹大人。”

声音从比想象中近很多的地方传入耳中,仓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御幸从后面“接住”了,而且现在还靠在对方身上,登时红了脸,手忙脚乱地想要站直。

“呜哇、别乱动啊……”本来御幸也是以一个不稳的姿势站着,还要拉住对方不摔倒,不经意就把手放到了会引人误会的地方。

御幸比仓持高一些,从俯视的角度很轻易地注意到了对方红得有些不自然的耳朵。

——应该不是,温度的缘故吧?

脑海里闪过这句话,他不禁勾了勾嘴角。

“不好意思啦……”仓持一手扶着墙站好。

“唔。”

仓持抬头看了看御幸,虽然对方一脸平静的样子,但总感觉……有哪里不一样?

沢村听到开门的声音立马抬起头,看到是仓持马上就迎了上去。

“仓持……前辈,你去哪里了啊?”

“啊?去冲了个澡。”

“诶?!”

“干嘛!”

“为什么不叫上我一起去啊……”

“你……”仓持看着对方一脸的不开心,像是小孩子在赌气一样,不禁觉得有点好笑,“你不是有一大堆自主练习还没完成吗?”

“那、那些我可以利用午休的时间补上!”

“啥?”被仓持用眼神狠狠地削了一眼,沢村脖子一缩,“我又不是不能自理!”

“我也只是想照顾一下你……想帮上点忙嘛。”本来该是句帅气的话,却被说得越来越小声。沢村撅了噘嘴,眼神也飘到别处去了。

仓持一怔,接着少有地摸摸了他的头,“什么嘛。不用担心,很快就能好了。”

沢村静了几秒,然后才默默地点了点头。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浅田也过去说了几句关心的话,不过他总感觉仓持前辈的神情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便不再多说了。

“今天早点睡吧,晚安。”

“晚安……”

第二天结束练习后,仓持依然是扶着墙壁走回了宿舍,一进门迎接他的就是沢村火焰般的热情……

“来吧,仓持前辈!请坐到这边来!”

“……哈?”仓持本能地向后靠了靠,完全搞不懂这小子想干啥。

“不用担心啦!一年级生被叫去开会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的!”

“所以说你要干啥啊?!”

沢村一脸得意地拍了拍自己的床铺,然后举起一个不知道干什么用的瓶子。

“什、你小子……”现在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吗?!

“等等等等仓持前辈你在想什么啊!”大概是仓持的表情太过夸张,连沢村都看出他想了些奇怪的事情。“我才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呢。”

“啊?再说一遍?”

“总之你快过来啦!不要傻站在门口。”“你倒是过来扶我啊!”

仓持感觉太阳穴不受控制地跳了起来——这小子最近是不是有点无法无天啊?一边思考着自己的“威严”是不是遭到了挑战,一边被沢村扶着坐到了床边,后者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

“哼哼哼……”沢村晃了晃手中棕色的瓶子,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此乃沢村家祖传的秘制药方……”

仓持眼皮一跳,心想这家伙不会是想乘机整他吧?接着一把夺过那个看起来很不靠谱的瓶子,还没打开就隐隐闻到一股药味,这让他不禁皱了皱眉。

“前辈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沢村看起来好像有点不满,他像只小狗一样把上半身整个搁在仓持的大腿上,又把药瓶给抢了回来,“这可是正儿八经的跌打药,我家一直在用的说。”

“诶……是嘛。”仓持眯起眼睛,想起了之前某次御幸感冒,结果这小子也是不知道从哪里弄的奇怪的药给他喝,之后御幸跟自己抱怨了好久……

“来来来!前辈把脚伸出来!”“哈?不要!”

“仓持前辈!”沢村仰起头,仓持正好跟他四目相对,“请相信我,以前我家爷爷不小心扭到脚也是我帮他揉脚哦!”

“……”仓持觉得有点不妙,他好像越来越难拒绝沢村的要求了……尤其是被他这样看着的时候。

“那……不过你要是敢乱来我绝对要揍死你!”“诶?!才、才不会有那种事呢……”

沢村一边嘟囔着一边坐到仓持的右脚边,小心把受伤的脚搭在自己的腿上,接着拆掉纱布,敷了一天多的药还是稍有成效,不过脚踝依然红肿着。沢村轻轻地吹了口气,突然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干什么啊……”

“诶,那个,吹口气的话……就不会疼了。”这句话换来对方一脸的“你傻吗”的表情,沢村在心里叫苦道:我家老头的话下手重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啦,但是仓持前辈的话……

“到底来不来啊?”“当然要了!”“受伤的可是我诶你紧张个毛啊?”

沢村深呼吸了几下,然后快速地搓了搓手掌,他打开瓶盖往手心里倒了点褐色的液体,草药的气味飞快地钻了出来,一开始觉得有点刺鼻,但过了一会儿竟觉得还挺好闻的。

“我开始了!”“哦……哦。”

当沢村把手上覆上去的那一刻,仓持难以抑制地痛呼出了声,以至于整个人都往后倒了。毕竟之前上药和缠纱布基本都没有直接碰触伤口,这一下疼得他冷汗都冒出来了。

“没事吧?!我、我会轻一点的……”

“嘶……痛死了……”

“加把劲啊!”

“去死吧!快点给我结束啊!”

整个过程都相当惨烈,不过仓持为了面子问题,除了第一下之后都忍着没出声,不过从额角沁出的汗水还是能看出痛感有多剧烈。

——这小子手法看着还挺熟练的啊。

疼到极点之后反而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了,仓持用手肘撑着身体,尽量不去看自己的脚被沢村蹂躏的样子……内心一边想些转移注意力的事情。

——什么嘛,明明痛的是我……他还真出了不少汗啊。

——话说脚好热。

不知道是跌打药的问题还是沢村的手掌太热,仓持感觉脚腕要烧起来了,渐渐地连痛感仿佛都要被烧掉了一般。

“应该差不多了吧?”他试探着问了一句。沢村的表情十分认真,快要赶上他投球时的样子了。

仓持忍不住笑了起来。

“哗?!为什么突然笑起来了!还这么夸张……”沢村被他吓了一跳,差点忘了自己想说什么,“不要心急嘛,再有五分钟就好了。”

“哈啊……好困啊。”

“那前辈你就睡一会儿呗。”

“这怎么睡得着!”

“那要怎么办嘛……”沢村小声嘀咕着,前辈还真是爱说一些让人难以应答的话。

仓持无聊地转着脑袋,有一搭没一搭地伸手拨弄着沢村头顶竖起来的头发,不过不管他怎么摆弄,那些倔强的头发都跟它们的主人一样顽固地屹立不倒。

“前辈你感觉怎么样?”

“诶?还行吧……”

“就‘还行’啊!”

“你还想怎样啊!不过……是要舒服一点了。”

“哇哈哈哈!那是自然。”

“就一点点,少得意忘形了!”

“明天早上起来就会好很多咯!”

沢村仰起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被他那份坚定给触动了,仓持一瞬间有点心跳加快。

“那要是没有好很多你怎么说?”

“唔……那样的话就随你处置……话说才不会发生那种事!绝对能好!绝对!”

“知道了知道了不要对着人耳朵喊!你这笨蛋。”

沢村扭过身子,把下巴搁在仓持大腿上,说:“我们的队伍绝对不能少了仓持前辈,所以要赶快好起来!我也会竭尽全力的!”

“きゃはははは!这话听着还有点帅气呢?”

“难道不是一直都很帅气吗!”

“你?是一直都很傻才对吧。”

“为什么这么说啊!”沢村气得差点从地上跳起来。

“什么为什么,这是事实吧?”

“太过分了……!明明我才给你揉了脚,居然转头就说我傻……”

“这、这个跟那个是两码事。”

“那是什么意思啊!”

“烦死了,反正你就是又傻又笨啦。”

“唔……呣呣呣呣……”

“唔啊、搞什么啊?!等……”

措不及防地被对方扑倒在床上,脑袋还差点磕到床架上,仓持本能地挣扎起来,然而担心撞到脚只能小幅度地动作,却冷不防被对方咬了下嘴唇。

“以后不要说我笨了……”沢村抵着他的额头,小声说道。

“什么……生气了?”

“没有!”说完便把头埋在了仓持的颈窝里,后者被他压得结结实实,突然失去了抵抗的欲望。

“我……也想被前辈依靠啊。”

“……”

——不妙。为什么脸上也开始烧起来了,明明没有抹过药。

仓持用力地揉了揉沢村的脑袋,语气一反常态地温柔:“所以说你笨啊。”

“唔。”

“喂,把头抬起来。”

“嗯?”

在他抬起头的一瞬间,仓持头一偏,重重地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接着看他的表情从呆愕变得害羞,仓持又忍不住笑了。

“哇啊,不准笑!”

“喂!不要闹了、唔……”

结果两个人在床上滚作一团,来来回回不知道亲了多少次,最后还是以仓持的一记栗暴结束了“战斗”。

“前辈,明天晚上,也?”

“……”

“好不好?”

“明天再说!”

“绝对有效果的啦!拜托你相信我!”

“你好烦啊,揉脚可以,不准亲。”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你以为一年级天天都要开会的吗?”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给我安静!”

浅田在门外原地转了两圈,暗自揣测道:前辈们到底在做什么呢?

Fin.

评论(4)
热度(13)

© 逆转空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