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空川

懒,偶尔写写文,摸摸鱼……坑多且冷,JOJO钻A BLEACH新撰组异闻录SLAM DUNK剑风传奇猎人小排球十二国记

【Oneday】卡尔罗斯×降谷晓

*即便在钻A里都邪教到不行的cp……

*脑洞出自降谷被卡尔罗斯的气场震住那里()

“荣纯,你有看到降谷吗?”

“哈?!”

小凑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自家表情夸张的投手:“你们刚刚还在说话吧……”

沢村看起来忿忿的样子,把手中的挎包扛在肩膀上,像是抱怨一样说道:“那家伙说要去上厕所啦!还说什么自己去就行,切,给我迷路到天涯海角吧,自大的家伙!在敌人的领地居然还这么松懈根本不能成为王牌啦……”

虽然这么说着,他还是有一搭没一搭地看向出口的位置。小凑看着他喜怒形于表的样子也不忍心揭穿他了,

“那荣纯,我们一起等吧?要是降谷又迷路了我们得负责把他找回来噢。”

“诶?为什么!”

“因为是荣纯你没有看好他嘛。”

“诶诶诶是我的错吗!”

“……”

“啊啊小春你这个坏人!”

降谷晓迷路了。再次不负众望地。

“……”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挂满了迷惑,为什么这所学校的地形这么复杂啊,真是不简单……嗯。

刚刚结束与稻城实业的练习赛,降谷还没有换下比赛的衣服,虽然在第六局被换下,但是与强敌的对战还是消耗了他很多体力,加上夏日东京的炎炎烈日,降谷只觉得脑袋有点晕乎乎的。

在心底默默责备了一下自己,他环顾空无一人的四周,所有的教学楼好像都长得差不多。青道和稻实的练习赛选择在周末进行,而这次是稻实的主场,除了棒球部和其他一些部门的学生基本上没有别人留在学校里了。

“一般的话,卫生间是在……”降谷心想不如沿着走廊走到底,都是日本的学校构造应该也不会差太多吧。

过道里只剩下“哒”、“哒”的脚步声,好安静。

“诶?”

“你是……”

降谷措不及防地被转角处出现的人吓了一跳,这个人……是那个跑得很快的,打击也很厉害的外国人,嗯,虽然很不甘心但他的气势不错……

“啊,那个……”不过还没有跟他讲过话,说起来这个人为什么没有穿上衣?

“Ni……nice to meet you.”

对方似乎被这句蹩脚英语给惊到了,楞在原地半晌才爆出一阵响亮的笑声。

降谷疑惑地看着这个莫名其妙,自己哪里说错了吗?还是无视他好了。

“噗……哈哈哈哈,你这家伙。”大概是笑够了,卡尔罗斯直起身子来,毫不遮掩地打量着这个饱受期待的“怪物新人”。

“原来是这种类型啊。”

被别人用这种目光盯着实在不太自在,对方还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Type?那是什么?不过他的日语说得很不错,那就太好了。

“啊,请问你知道卫生间怎么走吗?”

——原来是迷路了啊。真有意思。

卡尔罗斯之前还在想那个在投手丘上气势逼人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人呢,结果倒是有点超乎他的想象了。

“唔,我好歹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诶。”身材高挑的男生一手撑在墙壁上,很有兴趣似的与降谷对视。

“不过这样真的好吗?在别人的学校里乱窜,还是个一年级小子。”

“我没有乱窜,只是……”也不算迷路啦。降谷还在内心纠结要不要承认自己就是不认路,丝毫没有察觉到对方的靠近。

“我可以带你去。”

“诶?”降谷抬起头,有点惊讶,这个人感觉很有气场,但原来是个好人啊,“真的吗?”

“啊,不过不是免费的帮助噢。”卡尔罗斯看着“对手”单纯的表情,有点按捺不住内心想要恶作剧的冲动。话说这小子皮肤真好啊,摸起来是怎样呢……

“可是我没有带钱在……!”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突然的动作打断了,降谷呆在原地任那只手在自己脸颊上抚摸着,他觉得很奇怪,但是……万一这是外国人特有的社交行为呢?脑袋里突然回想起几位前辈嘱咐自己要懂礼貌的话语,降谷强迫自己不去打掉那只讨厌的手。

“可以请你不要这样吗,在日本这样子挺奇怪的。”他侧了侧头,他们刚刚不是在说带路的事吗?这是在做什么啊……

再次被降谷的反应逗笑,卡尔罗斯惊讶地发现这家伙还挺可爱的,明明脸长得还是很帅气,但却少了点精明的味道,显得有些呆,和他在赛场上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还有,为什么你不穿上衣呢?”稻实的校风原来这么松散呀……

卡尔罗斯勾了勾嘴唇,突然整个人压了上去,降谷惊得往后退了一步,对方黝黑结实的身体几乎要贴到自己身上了。

“等……!”

卡尔罗斯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一只手挑起了降谷的下巴,近在咫尺的脸庞还有些稚气,眼睛里闪烁着一点不知所措。

“降谷晓是吧?”被茧覆盖的指尖缓缓刮过白皙的皮肤,被动的一方像是被镇住了一般只是直直盯着他的眼睛。

——这个人,到底想做什么?

“嘘——”卡尔罗斯伸出一根手指按在降谷的嘴唇上,“不要乱动噢。”

降谷晓可以发誓,接下来发生的事可以列入他迄今为止的人生中七大不可思议。

他被人亲了嘴唇。

当大脑总结出这个事实大概是在十几秒后,他感觉自己的嘴唇触碰到什么柔软的东西,那个异国男生捧着自己的脸,鼻翼贴着自己的。

诶……好奇怪……明明自己是男生啊,这个人到底在做什么。

这个时候才突然想要推开对方,却被用力地摁住了手腕,他整个人都被压在冰凉的墙上,脑袋突然又晕乎乎了起来。

降谷好像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舔自己,还是错觉呢?本应该凉下来的后背突然热起了,一直传到他的手心,出了一点汗。

他睁大了眼睛,有些难以呼吸,卡尔罗斯垂着眼眸,仿佛感受到了降谷的视线,他突然抬眼,两人在短暂的对视之后终于分开来。

卡尔罗斯依旧挂着那自信十足的笑容,抬手抹了抹嘴唇,看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喘气的后辈。

——这家伙不会一直在屏气吧?

“你在做什么啊?”

“嗯?”

卡尔罗斯歪着头,看着对方微红却又无表情的脸,好笑地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我只是想问路而已,就算你讨厌我……也不要这样。请。”

——啊,他生气了?

卡尔罗斯捂住自己的嘴,身体因为憋笑微微颤抖。

“好吧,咳,我道歉。不过……”

“你真可爱啊。”

“啊——可恶!笨蛋降谷到底去哪里啦!只有让我沢村大爷出马了!”

“唉,果然……”

“喂沢村!你们在那儿磨蹭什么?!是不是想转学到稻实啊混蛋?十秒内不给我滚过来就不用回来啦!”

“怎么这样啊仓持前辈!明明不是我的错!QAQ”

“啊?你说啥?再说一遍?”

“噫……!”

“啊,降谷!”终于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小凑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不然他们几个又要被学长们训了,虽然大部分是对荣纯……

“终于出现了吗!你在无精打采个什么劲啊快点走啦!”

“荣纯你好吵噢。”

“呃!QAQ”

“我说。”

“什么?”

“嗯……你觉不觉得降谷那小子有点怪怪的。”

“哈?有吗,哪里?”

“喂……你丫是正捕手吧,少给我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啊,啊?”

“啊啊饶命!……真要说的话,好像是有一点,有了小心思的感觉?”

“那是什么。”

“谁知道。”

“啧。”

fin.

评论(14)
热度(10)

© 逆转空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