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偶尔写写文,摸摸鱼……坑多且冷,YGO|JOJO钻A|BLEACH|新撰组异闻录|SLAM DUNK|剑风传奇|猎人|小排球|十二国记

【日常】御仓

*御幸职棒选手,倉持大二学生设定

*交往中

    “喂~仓持,晚上要跟我们一起去聚会吗?”

    “啊?”正在收拾书本的仓持洋一闻声抬起头,正对几个满脸期待的同学,一时有些无奈。

    “我还要参加球队练习啊,你们玩开心哦。”

    “诶~又来啊,仓持你这样根本找不到女朋友啦。”

    我又不需要。

    “棒球真的这么好玩吗?中学六年也该打够了吧……”

    “哈?!你个白痴说的什么话啊,你根本不懂棒球的魅力!”

    “是这样啊……我又没打过棒球。”

    为什么这两人突然就吵起来了,我还什么都没说。

    “话说仓持你是那个青道高中毕业的吧?那你肯定认识御幸一也咯?”

    “你是不是傻,他俩是一个球队的,肯定很熟啊。你到底有没有看过他们的比赛啊?”

    与其说是很熟……

    “……没办法啊,不要这么苛刻地对待刚刚接触棒球的我啊!”

    听到他们对话的几个女生也转过身来加入了讨论中:

    “所以说,仓持应该有御幸くん的电话吧,邮箱?Line呢?快告诉我们啦……”

    怎么会告诉你们啊,还有“御幸くん”算什么?

    “哈哈哈梅子你还没死心啊,要是愿意告诉我们的话早就告诉了吧?”

    “可恶!仓持你真小气。”

    “哈?”仓持一脸莫名其妙。

    “总觉得很不甘心……明明这——么完美的牵线人就在这里、就在我面前!”

    “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啊……”总觉得有点不爽。

    “算啦算啦……仓持你不要生气哦,这家伙最近完全被御幸一也迷住了。”

    “我没生气啊……”应该说早就习惯了吧,那家伙的无差别辐射魅力。

    “那我先走了。”

    “下次要来哦!”

    ——“明天和后天要去京都比赛,顺便回家一趟。这段时间的安排真是很紧……总感觉很久没见到你了。”

    仓持盯着手机屏幕上短短的几行字,在心里默默地说:

    “上上周才见过的吧……这家伙也会说这种话啊。”

    “啊啊,山下教授太严格了吧……我要死了。”

    “太夸张了吧你!”

    “你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些家伙真吵啊。仓持无奈地皱了皱眉,可惜都是同辈,关系也只是普通同学的程度,啊,突然很想念沢村那小子……

    仓持认为自己并不是很容易吸引人的类型,高中在班上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朋友,御幸除外。所以果然是因为棒球吗?那之后感觉自己好像成了名人什么的……不过对此倒也没什么特别的看法,要是因此就满足了也太丢人了吧?再说他打棒球也不是为了出名。

    不过那家伙现在还真是声名大噪啊……

    “诶,你快看那个!”

    “哪里?”

    “校门口的那个,是不是有点像……”

    “不是吧……”

    背景音乐中突然插入了让人分神的旋律,把仓持拉回了现实,接着他发现周围的人好像都在窃窃私语似的……

    在看什么啊?

    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

    “……”

    仿佛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那个人举起手朝他挥了挥。

    “诶,是在跟我们打招呼?”

    “是仓持认识的人吗?”

    “……”这个笨蛋在搞什么啊,大摇大摆地跑到他学校来不说,还装模作样戴了墨镜和口罩?!就算知道是必要的装备,仓持还是觉得一阵不爽。

    “呀!好久不见!”

    “呀你个头,今天不是在京都有比赛吗?还有你干嘛到这儿来啊?”

    “什么啊……就这个反应啊……”

    “就这个反应!”

    “比赛提前结束,然后我就赶紧坐车回来了。还好有赶上,哈哈哈。”

    “你小子擅自脱队啊。”

    “说得太难听了吧……”

    周围的议论声好像变得更大了,仓持一阵头大,连忙拉着御幸脱离了众人的视线,一直到转过两个街角才停下来。

    “呼——刚刚差点就暴露了。”

    “已经暴露了好吗?!”

    “诶,是吗?”

    “……为什么我非要像个被狗仔追赶的艺人不可啊。”

    “嗯,准确来说那个像‘艺人’的家伙是我来着。”

    “去死。”

    “唉说真的很累呐~我只是想来接你回家的。”

    仓持抬头看着御幸被遮住的脸,大体能猜到这家伙现在是什么表情了。应该是换过衣服就来这边了吧?感觉他很疲惫……

    “真是的。”仓持挠了挠后脑勺,“走啦。”

    “诶~仓持你真的要做饭吗?可以吗?真的能吃吗?”

    “烦死了!累的话就给我滚去沙发上!”

    御幸抱着手臂靠在厨房的门框上,满脸笑意地看着有些手忙脚乱的仓持。

    “噗噗噗,不能那样弄啦,菜会糊掉噢w”

    “啰嗦。糊掉就让你来吃。”

    “仓持你很适合围裙呢。”

    “啊?!”

    最后实在受不了这个人无休止的精神攻击,仓持挥舞着炒勺把在一边捣乱的男友踢回了客厅。

    是的,他正在跟这个叫御幸一也的人交往。

    而且已经一年多了。想到这里,仓持默默感慨了下时间过得真快,而且因为双方都有自己的计划和安排,也不能经常见面。上一次与这个人面对面还是半个月前,偶尔还能看到他的脸出现在电视节目里。

    御幸他……真的很忙啊。进入职棒圈后,棒球以外的事也越来越繁多,而且都是无法避免的,像是媒体采访、广告宣传之类的……那家伙从以前起就喜欢什么事都自己扛着,就算压力很大也不会主动说出来。

    ……可恶,真让人不爽。

   

    “唔,马马虎虎吧。”

    “是吗。那以后都由你来做吧。”

    “诶,你认真的吗。”

    “我很认真。”

    “……”

    “御幸,把碗放在那里就好,你去休息吧。”

    “哈?你真是不懂呢,做饭的人不洗碗,这可是家庭和谐的前提噢。”

    “……”我到底为什么要同情他啊?!仓持气愤地往沙发上一靠,烦躁地把电视频道调来调去。

    这个公寓是仓持和御幸一起租的,离两人学习和训练的地方也比较近,虽然御幸只有空闲的时候会来这边住。在上课和训练之余,仓持找了一份简单的兼职,已经是成年人,他也不想总是靠着父母。

    房子虽然不是多么宽敞豪华,但让人很舒心。

   

    “喂,御幸。”

    御幸熟练地把厨房打扫干净,一边取下围裙一边走进客厅。

    “什么?”

    “过来这边。”

    御幸一低头,发现仓持正坐在地毯上,招呼自己过去。

    “躺下。”

    “诶……?”这是什么情形。

    “动作快点啊!”仓持有些不耐烦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我给你按摩一下头部。”

    “诶?!”

    不得不说,御幸觉得有点受宠若惊。

    “怎么了这是……”

    “啊?”仓持直直地看着他,然后认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你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到处比赛吧,之前不是还去了神奈川吗?采访也一个都没落下,真是的,吃不消的话要提出来啊。”

    “其实还好……”

    “好你个头!你以为你是超人吗,这么重的脑力跟体力劳动……”

    他在担心我啊……好像是生气了。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

    对方好不容易对自己“温柔坦率”一次,这样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于是御幸乖乖地走过去,把头枕在仓持的腿上。

    而此刻仓持也心想:他怎么突然变听话了?还以为会再“不好意思”一会儿呢。

    “呐……仓持。”

    “嗯?”

    “从这个角度看你的脸,好有趣……噗。”

    “……去死吧,说真的。”

    “把眼睛闭上。”

    “唔。等、不要取我的眼镜!”

    “麻烦死了!戴着眼镜我要怎么做啊?”

    “啊——”

    “太难伺候了吧你。”

    ——等一下,是你先提出来的吧?

    不过这种体验真是很稀奇,枕在仓持的腿上,感觉得到对方的手指轻轻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突然有了些睡意……

    ——啊,一般来说这种事是妻子对丈夫做的吧?

    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啊好痛!”

    感觉力道突然加重了,御幸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干什么啊……”

    仓持严肃地看着他的脸:“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着你刚才的表情很微妙……你不会在想什么坏事吧?”

  “……”

  “啊!”

  腰部突然被抱住,仓持吓得往后一仰,“怎么了啊!”

  “我想做了。”

  “……”

    御幸把额头抵在仓持的小腹上,双手有些不安分地抚摸着对方的后腰。

    “不要。”

    “诶~”

    “你给我好好回复一下,今天就别想了。还有手不要乱摸。”

    “太冷淡了吧……都半个多月没抱过你了……一点都不想要吗?”

    “……”

  ——这个混蛋,为什么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话啊!?

    “完、全、不!你要是中途体力不支倒霉的是我吧?”

    “我才不……”

    “好困啊,我要去睡了。你也快点去洗澡。”

    “……过分。”

    “你说啥?”

    “……”

*原本还有下篇的……但是因为不会写比赛就<(。_。)>

   

评论
热度(13)

© 逆转空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