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偶尔写写文,摸摸鱼……坑多且冷,YGO|JOJO钻A|BLEACH|新撰组异闻录|SLAM DUNK|剑风传奇|猎人|小排球|十二国记

【VALENTINE短打】御仓

*御仓二年级,交往中前提



“嗯?御幸,你手里那个袋子是什么啊?”

“这个?嗯……怎么说呢……”

——原来今天是情人节啊。

当御幸早上来到教室里,发现自己的课桌抽屉里被塞了一堆从没见过的东西,疑惑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样一个事实。

——这还真是……

“诶不是吧!御幸都收到这么多了,那义理巧克力就不给你了哦。”

“可怕……是外班的孩子送的吧。”

“诶?”被同班的女生打趣了两句,御幸也只好打着哈哈糊弄过去,说实话他对这种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而且也不喜欢吃甜食,不过情人节啊……

这么想着,御幸有点心虚地往教室的某个方向瞄了一眼。

他的“地下恋人”和平常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

——啊,好像被给了义理巧克力。

——不过这么一堆巧克力要怎么处理啊?话说都不知道是谁送的。

“真厉害啊,御幸。各种意义上。”

“哈?”御幸叹了口气把纸袋放在食堂的桌子上,“哪里厉害了……完全是灾难!啊,经理喜欢吃巧克力吗?”

幸子额角一抽,差点就要跳起来:“谁要吃被转送的巧克力啊!再说绝对会发胖的好吗!”

“好啦好啦……幸子冷静一点。”唯有些无奈地安慰着友人,这两个人还真容易对着干啊。

“什么?!这些全部都是吗?!”

“所以说……”

“可恶的御幸。”

“不就是长得帅一点吗,有什么好得意的?啊?”

“我又没有得意!”

——不好,完全变成前辈们攻击的焦点了。

御幸暗自抹了把冷汗,要是被纯学长和亮介学长抓住了绝对会被调侃很久,正想趁着人多偷偷溜走——

“呜哇!大家在讨论什么呢!”

所有人都被这大嗓门吸引了注意力,同时在心里叹了口气:

——吵闹的家伙来了啊。

“沢村你小子!有没有收到巧克力啊?”

“诶?这、这个……”

“哈哈哈哈哈!纯学长你别整他了,这小子绝对没收到。”

“说、说什么呢!”

一进来就被前辈们集火,沢村一边摸不着头脑一边向身边的小伙伴求助。

“嗯!”

“?”小凑春市同学莫名感到一阵颤栗。

“唔嗯!”

“荣纯……不要这样瞪着我好吗?”似乎是感受到了对方眼神后的强烈意念,小凑不禁退了两步。

“春、”

“就算你这样我也没有巧克力给你。”

“呃啊!小春你!”

眼看这家伙又要吵起来了,御幸连忙走过去把一袋子巧克力塞给他:“巧克力的话这里有很多哦,嘿嘿。”

被从背后突然冒出的人吓了一跳,沢村立刻摆出一副警戒的姿态:“御幸一也!”

“说了多少次不要叫全名啦。”

“你笑得好恶心。”

“喂喂……”

结果最后是把巧克力送给了食堂阿姨,据说阿姨家里有好几个小孩子,虽然对方很不好意思收下,不过比起浪费掉还是这样处理比较好。

——话说仓持他会希望收到礼物吗?刚才人很多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应,不过总感觉他不像是会对情人节很上心的人呢……

御幸换上干净的T恤,想了想打算找仓持一起去练习挥棒,没想到刚走到一楼就遇上了。对方绑着头巾,朝自己扬了扬下巴,像是在这里等着一样。

“对了御幸,你先等一下。”

“嗯?哦。”

御幸看着仓持跑回5号室,不到半分钟又出来了,手上还多了一样东西。

“你之前那双手套磨损得很厉害吧?试试这个,你的手比我的大一点,总之……看看合不合适……”

御幸眨巴眨巴眼睛,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

“诶,给我吗?”

“哈?这里除了你还别人吗?!你傻啊。”仓持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仿佛要把手套砸到御幸头上。

“哎呀!谢谢!”

“切……”仓持把球棒往肩膀上一扛,大步走了出去。御幸慢慢跟在他后面,感觉自己脸上有点烧,一路上竟也无话。

“唔,很合适哦。”御幸捏了捏拳头,然后迎着晚风猛挥了几下球棒。

“是吗?那就好。”

夜晚的东京很凉爽,在这个时间河堤上也没有其他人,只剩下微风掠过草地的“簌簌”声,偶尔从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的蝉鸣,还有球棒飞快划破空气的声音。

新买的手套还没有完全和手掌贴合,御幸握紧了球棒,不知为什么比往常更加用力了一些。

“今天就到这儿吗?”仓持用衣领擦了擦汗,剧烈运动后被凉风一吹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不过十分舒服。

“好啊。”御幸甩甩手臂,简单地放松了下身体,“我说……要不要待一会再回去?”

“诶?”仓持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然后走到河堤中间坐了下来。“呼——真~舒服!”

御幸也坐了过去,仓持把双手叠在脑后,闭着眼睛像是打算睡一觉似的。

“小心感冒哦。”

“少乌鸦嘴!我才不会,倒是你之前跟……”

“啊啊!我是在关心你诶,真不领情。”

“混蛋……”

知道对方只会嘴硬,自己也懒得去戳穿他,干脆什么也不说,还是抓紧享受一下难得的“惬意时间”。

——两个人独处的时间,大概只有现在吧。

御幸望着远处亮着灯的宿舍发了会儿呆,然后被卷着泥土味的风吹醒了。他低头看着身边的人,不禁轻轻笑了起来。

——这家伙这种时候也皱着眉头啊。

忍不住就亲了上去。

仓持似乎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想直起身子,然而被对方摁住肩膀,竟然使不上太多力气。

“唔……”

——这小子突然干什么啊?

御幸整个上半身都倾了过来,仓持不自觉地环住对方的脖颈。他不太喜欢被侵犯的感觉,被这样压着撬开口腔实在是很难为情,还好现在是晚上光线很弱,要是被御幸看到自己的表情……

低低的喘气声仿佛催情剂,两个人都有点急躁起来,亲吻也变得毫无章法,比起接吻更像是啃咬了。

“好痛……”御幸舔了舔下唇,差点就磕破了。

“活该。谁叫你突然亲过来的?”

“诶??是我的错吗?”

“不要装可怜!”

“呜哇,仓持君好冷漠……”一边说着,御幸居然直接扑了过去,把刚想坐起来的仓持又压了回去。

“喂给我起来!重死了!”仓持狠狠地掐了一把对方的腰,如愿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不要在这种地方给我发情啊……”

“我又没有……那,就抱一会儿。”

“……”仓持的眉头跳了跳,心想这人还真会讨价还价啊,偏偏自己还没法拒绝……

透过薄薄的衣服传来对方的体温,能感受到两人的心跳,仓持心里没由来地冒出一丝微妙的情感。

“喜欢你。”

“……哈?!”

“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等、你刚刚说什么啊!”

“嗯?说什么?”几句话间御幸已经站起来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歪着头看着他,还一副天然的表情。

“搞什么……你,难不成在害羞吗?”

“所以说什么都没有。”御幸推了推眼镜,拿起球棒就准备回宿舍了。

“キャハははは!再说一遍呗!”

“烦死了……”

“喂不要走那么快!”

“你太慢了吧,啊洗澡洗澡~”

“真会装啊你。”

“……”

“喂,脸转过来。”

“嗯?”


FIN.

评论(4)
热度(9)

© 逆转空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