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mina

[星空下是你的双眼]【御仓】

第一次发文好紧张……没啥文笔,只是这对太冷了找不到粮吃QAQ

其实只想写这两个人青涩的恋爱小事(然而写不出来

*原作背景

有不对的地方欢迎指正!QWQ




PART 1

*

御幸一也和仓持洋一对彼此来说是唯一的朋友。大家都这么说。

 

“哈?表白?”

仓持洋一愣了一下,随即释然地想:也对哦,那小子本来就长得不赖,棒球也打得很好,会有女生表白是很自然的事吧?不过之前从没听他说过呢……

嘛,还是有点不甘心,可从来没人跟他告白过啊。嘁。

“不过御幸那家伙好像拒绝了哦,有本钱的家伙就是不一样啊~可恶~真羡慕——”

“诶——”

这么说的话每次有大型的比赛的时候都会有很多女生来呢,虽说大部分是不怎么懂棒球的,都是来看御幸和降谷的吧?

“你还真好意思说啊,我记得三岛你在跟C班的加奈酱交往的吧?”

“啥?我们上周就分手了啊。”“诶?!”

啊,我果然不适合待在这里啊。

仓持轻轻地翻了个白眼,总觉得自己和同班同学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为什么他们对这种话题都能聊得这么起劲啊?还是不要掺进去好了……

他走回自己的座位,没发出什么声响。总觉得有点不自在啊……对了,御幸好像是被教练叫去了,大概是商讨关于夏甲的事吧?还真的紧急呢,明明是上课时间……

真无聊。

仓持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回头看了看那个空着的座位。翻开的课本,蓝色的旧钢笔,几张写满字符的纸被压在下面。——计分表?他不会上课还在看吧,要操的心还真够多的。

我这个副队长也该为他分担一些啊,那个笨蛋总是把什么事都揽到自己肩上,真是……笨死了!

仓持想着想着就有些气结,便任由目光飘远,落到窗外不知哪个角落里去。初夏的微风徐徐而来,把仓持的额发吹得有些乱,但是被和风包裹的感觉——很舒服。他微微眯起眼睛,真好啊,这种感觉。

 

“啊啊对了,你们知道御幸是怎么拒绝的吗?”

“什么什么……”

 

话说那小子该回来了吧。

 

“我也是听藤田说的啦……”

 

这都要上课了吧,怎么还在说那个话题啊?

 

“说是:‘我有个很在意的人,所以抱歉呐。’”

 

啧,真烦人。


*

更衣室。

“呐,御幸。”

“?”正在脱掉外套的男生被叫到名字,转过头来看着他,帅气的脸上带着习惯性的微笑。

“这个,”仓持从背包里翻出一张薄薄的东西,递给戴着运动眼镜的男生,“给你。”

“诶,是什么……”

御幸一边接过那张樱花色的信封,一边从鼻腔中发出意味不明的哼声。

“表白信?”

 

仓持洋一不得不承认,他稍微地心动了一下,真的只是一下下。

嘛,一般来说,高中男生在自己的储物柜里发现了一封少女感爆棚的信都会有这种感觉吧?

直到他拆开后看到抬头写道:

致御幸一也,最心爱的人

啊。

 

这是哪个混蛋的恶作剧吗?嗯?仓持的脑中不禁闪过这样的想法。但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怀着一丝偷窥的罪恶感继续读了下去。

从一年级入校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想要和你说话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强烈……

啊啊,真是青涩的文字啊,就算是仓持这样的人觉得有点害羞。不过这些字写得真好看,说不定是个蛮漂亮的女生?为什么偏偏喜欢上御幸呢,还暗恋他这么久……那小子明明性格超恶劣!除了自己还有谁能忍受啊?(虽说仓持有时也会和御幸起很大的争执呢)

所以说,到底要怎么办呢?

扔掉吗?不不,说到底还是别人的东西,我偷看就不说了……要是被别的什么人捡到就不好了。

算了,一会儿再给他吧。

顺便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家伙!没什么特别原因,但总觉得很不爽啊?

 

“诶,难道说……”

御幸捏着那封信沉默良久,看不清他被镜片的反光遮住的眼睛。仓持已经换好了棒球服,却迟迟没听到回复,有些不耐烦地转过身瞪着御幸:

“我说你……!”

“这个,是仓持你写的吗?”

 

“……”

 

“哈?!”


评论(5)
热度(11)

© MINAmina | Powered by LOFTER